1. <td id="6f166"></td><td id="6f166"><option id="6f166"></option></td>

        <td id="6f166"></td>

        <p id="6f166"><del id="6f166"><xmp id="6f166"></xmp></del></p>
        <track id="6f166"></track><p id="6f166"><del id="6f166"><xmp id="6f166"></xmp></del></p>
        電話:0571-86320598
        杭州旭才勞務服務
        新就業形態的勞動關系如何認定?
        2023-12-22
        來源:未知
        點擊數:  382        作者:未知
        • 第九次全國職工隊伍狀況調查顯示
          我國職工總數4.02億人左右
          新就業形態勞動者8400萬人
          已達五分之一

          在新就業形態之下
          勞動者的工作時間碎片化
          自由度、自主性空前提高
          那么,他們與企業之間
          的勞動關系如何確立?
          如何保障各方的權益?
          來看以下兩個案例
          我是網絡主播,不受考勤約束
          我到底是不是公司員工?
          勞動關系的本質是勞動者和用人單位之間具有人身和經濟上的隸屬性,具體表現為用人單位與勞動者之間存在著管理與被管理的關系且該管理性質具有人身依附性,勞動者須接受勞動紀律和規章制度的約束。

          案情簡介
          2022年5月,某文化傳播公司與陳某簽訂主播扶持合作協議。協議約定,公司按照分成收益方式給予陳某報酬,分成比例為平臺扣除分成后收益的100%;公司為陳某提供固定的直播間和播放設備,但陳某需承擔相應的設備折舊和租賃費用;陳某每月不定時直播不少于180小時,期間應全力配合公司的推廣工作,不得出現無故停播或消極直播等影響雙方合作的不利情形,如陳某無故曠工,公司將按陳某當日收入的3倍標準處以罰款,陳某當月累計曠工3天以上則視為離職,要賠償公司損失;推廣合作期限內,任何一方違約給對方造成損失的,應承擔相應的違約金及賠償責任。
          從2022年5月開始,陳某在雙方約定的網絡平臺從事直播活動,通過展示其才藝特長(如唱歌、舞蹈、時尚等)吸引粉絲打賞創造收益。2023年7月23日,陳某因個人原因離職。
          2023年9月19日,陳某申請仲裁,請求裁決確認自己與文化傳播公司存在勞動關系,并由公司支付未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第二倍工資。
          2023年11月13日,文化傳播公司以陳某無故停播屬于單方面違約、使公司遭受損失為由起訴,要求陳某承擔違約金和律師費。
          案件分析
          當地勞動糾紛一站式聯處中心對該案組織調解。在調解過程中,文化公司主張陳某每天的直播時長不固定,且雖然協議約定了陳某無故曠工的責任義務,但實際上公司不對其進行勞動管理,因此雙方系合作關系,而非勞動關系,陳某的仲裁請求不應得到支持;因陳某無故停播,公司遭受實際損失,陳某應當返還他提現的直播收益,并支付違約金、律師費。
          仲裁員和調解員調查發現,在雙方協議的實際履行過程中,陳某的收益可以通過公司代發,也可以通過自提方式領??;陳某每日直播時間不受限制,沒有直播時可以在家休息,公司并不考勤,陳某不受協議約定的“如陳某無故曠工,公司將按陳某當日收入的3倍標準處以罰款,陳某當月累計曠工3天以上則視為離職,要賠償公司損失”的約束。從這些可以判斷,陳某沒有實際接受公司的勞動管理,應當認定雙方為合作關系。
          由于公司已訴至法院要求陳某返還直播提現金和高額的違約金,調解員從勞動保障法律和民事法律的規定、雙方風險和成本核算的角度,告知了雙方當事人各自證據中存在的瑕疵和不足后,雙方當事人表示,愿意各自撤訴并開展協商。經調解,雙方達成一致,陳某撤銷仲裁申請,文化傳播公司撤訴,陳某支付文化傳播公司律師費6000元,雙方再無任何爭議。(任杰)

          我是一名快遞員,與公司簽訂了靈活從業人員服務協議,我到底算不算公司的人?
          在新就業形態勞動爭議案件中,一些快遞物流企業常利用信息和主導權不對稱,以外包方式組織用工,要求快遞員注冊為個體工商戶或訂立靈活從業協議,但實際上仍直接對快遞員進行工作安排和管理,在勞動者主張權益時否認與勞動者之間存在勞動關系,將“外包”當成規避法律責任的“擋風板”。

          案情簡介
          2022年6月19日,張某入職某物流公司,崗位為快遞員,通過物流公司開發的軟件從事收派件工作,并通過該軟件進行打卡考勤及工資結算。在工作中,張某收派件所用的交通工具由物流公司提供,物流公司部門經理徐某對其進行管理。2022年9月27日,張某在上門取件途中發生交通事故受傷。張某要求物流公司為其申報工傷未果,后提起仲裁申請,請求確認其于2022年6月19日至9月27日與物流公司存在勞動關系。
          庭審中,物流公司提供了公司與某科技公司簽訂的服務外包協議、該科技公司與張某簽訂的靈活從業人員服務協議、以及科技公司向張某發放工資的記錄,據此抗辯稱張某并非其公司員工,雙方不存在勞動關系。
          張某稱從未見過該服務外包協議,并提出自己簽訂靈活從業人員服務協議,是在物流公司安排下通過手機短信驗證碼校驗進行電子簽約的,自己并未見過協議內容。物流公司未舉證曾向張某披露服務外包協議和靈活從業人員服務協議。
          仲裁委調查發現,科技公司每月發放的工資數額與物流公司軟件結算的一致,且靈活從業人員服務協議內容系格式條款。

          仲裁結果
          仲裁委裁決確認張某與物流公司存在勞動關系。
          案件分析
          本案中,張某在物流公司營業點從事收派快遞工作,交通工具由物流公司提供,工作由公司部門經理徐某安排,張某通過物流公司開發的軟件進行打卡考勤、接收任務及工資結算,在此情形下,雙方在人格、經濟、組織上的從屬性呈緊密狀態,符合勞動關系的基本特征。物流公司與科技公司簽訂的服務外包協議并未向張某披露過,物流公司不能以此為由對抗張某主張,且科技公司發放的工資數額與物流公司軟件結算的一致,這表明該工資發放具有代發性質;靈活從業人員服務協議系通過張某的手機短信驗證碼校驗進行電子簽約,張某對該協議不予認可,物流公司亦未提供證據證明張某知曉該協議內容,且該協議內容系格式條款,仲裁委對這些證據不予采納。
          因物流公司提供的證據均不足以推翻雙方已建立勞動關系的事實,仲裁委支持了張某的請求。(莊雪瓊)

        杭州旭才勞務服務有限公司     浙ICP備2022017430號      杭州就業網

        服務熱線:0571-86320598   

        余杭區政法街168-8

        欧美在线一级视频大片,欧美在线一区二区,欧美在线一区二区三区,欧美在线一区二区三区欧美,欧美在线一区二区三区入口